page top
[1942] 第七章 逮捕行动
Saeki转过第二个街角,隐隐的感觉得到了证实——他被跟踪了。以前并不是没有碰到过类似的情况。两年前在海德堡传送情报时Saeki被怀疑过身份,那次正巧遇上在海德堡执行任务的Fuji帮他躲过了便衣警察的跟踪。然而这一次即便只是普通的调查,一旦查到自己一直以来的住处以及那里存放的资料,会受到威胁的人不仅仅只有自己。

未到宵禁时间,街上有不少人来来往往,大多数是受不了老婆的啰嗦出来找酒喝的人,也有士兵混在其中。身后的人始终和自己保持一定的距离,即使经过了几条主街都没有失去目标,显然是训练有素的秘密警察。在第二个十字路口,Saeki过了马路径直走进一家餐馆。他经常来这里,服务生大多是脾气和善的奥地利人,他轻松地和他们打招呼,象每一个来用餐的客人一样。他在靠近柜台转角的座位坐下,服务生转身取出菜单,想送到桌上的时候惊讶地发现那位银发的先生不见了。

“上帝呀,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这是魔术吗?”当那位尽职的秘密警察冲进餐厅寻找目标时,他听到的只是这个金发的女服务生一连串的惊呼,而此时,Saeki已经穿过餐厅后僻静的小巷一路奔向住处。走进底楼大门的时候,Saeki被脚边的一团东西绊了一跤,他低头,是一个经常游荡在附近街区以乞讨为生的男孩。他匆匆道了歉,刚想走却被拉住,男孩向他伸出手,黑黑的手臂像落在污泥里的小树枝。 Saeki迟疑了一下,掏几个马克给他,随即上楼进了自己的房间。

一次小小的试探性的搜查毁掉了他两年里在德军后方城市建立起来的情报基地。最初接受这项任务的时候,就知道变数每时每刻都可能发生,自己必须随时应变,即便如此,Saeki现在仍然很不安——他无法保证Fuji的安全。两年前,也就是1940年,Fuji和Saeki在海德堡重逢之后,Fuji通过Saeki的交际网秘密地和英国情报部门接触,很快成了英方的一名重要线人,而Saeki对这一切毫不知情,直到40年底被派往德国建立一个可靠的情报源,才发现情报部高层提供的协助人居然是他的好友——在德国空军情报部任职的 Fuji Syusuke中尉。

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情形,Saeki仍然有揍人的冲动。“伦敦那些老奸巨滑的老狐狸们!你做这样的事,是不是他们威胁你?”

“不,我是自愿的。事实上,是我主动找到他们提出要求。你说的那些老狐狸们的确很狡猾,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得到他们的信任。”Fuji回答的时候,依然从容地微笑着。面对Saeki惊讶得连话都说不出来的表情,他不急不慢地接下话,“至于理由,你以后自然会知道。”

Saeki 冷静下来,却感到被一种陌生的感觉浸染了全身,很久以后他才明白那样的感觉就是力不从心。战争呼啸而至,面对以极端的形式呈现出来的人类的欲望,个人的清醒与反抗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可笑。他、Fuji,所有的人都被无形的力量推搡着塞进漆黑的车厢,不知道这列火车开往何处,也不能预知前方是平原,还是悬崖。


黑暗中,Saeki摸索着找到所有文件塞进箱子,连同那部随身携带的小型发报机和一支左轮手枪①。他站在窗户边,挑起窗帘的一角向下探望。对面街角的路灯下的人影是刚才他施舍过的男孩,似乎在和一个人说话,那人被墙角的阴影遮去了大半。男孩从那个人的手里接过了一些东西——大概是钱吧,Saeki猜测着—— 随后指向二楼的窗户,那个方向正是他的房间。

“该死的。”Saeki低声咒骂,窗帘落回原处。他把那支上了膛的手枪插在腰间,拎着箱子悄无声息地出了门。他知道该往哪里走,两年里他不仅在这座城市建立了情报源,而且探清了城市里每一个角落,Saeki非常清楚即使是一条毫不起眼的巷道,在关键的时候也能帮助他脱身。


※ ※ ※


Fuji 接到指示的时候正是凌晨三点,下士干涩的声音传达了上校“立即集合”的命令。他不喝咖啡,长年紧张的情报工作给他的健康造成很坏的影响,他的胃经不起咖啡因的刺激,也因此轮到值夜他很难熬到下半夜。Fuji走出通讯室时微微发晕,人工光源照在门口卫兵的脸上惨白得模糊,他对行礼的卫兵颔首示意,向集合地点走去。

Fuji随着最后一队士兵走到大楼前的广场,那里已经列了两个纵队,他的上司双手负在背后,站定在队伍前。Fuji猜测他对犯人的审问有了怎样的结果,同时迅速走到他身后,等候指示。

“嫌犯吐露了一处住址,”Tezuka稍微向后侧头,以便不用太响的声音就能让Fuji能听清,“霍森菲尔街21号。我们的人对那片街区监视了很久,他们注意到的几个人和嫌犯描述的长相很相似。”

Fuji有点疑惑,“不是说监视点都被撤掉了吗?”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两个星期前Tezuka下达过撤去监视人员的命令,他以为搜索的重心都转移到无线电跟踪上了。

“我只是让他们更加隐蔽地监视。”

Fuji轻轻点头,没有说话。

Tezuka扫了他一眼,视线重新落到列队的士兵身上,“全员听命。第一、第二分队封锁霍森菲尔街区两端以及周围街道,不许任何人进出。亲卫队随我和上尉担任突击任务,目标霍森菲尔街21号。”

他坐上Fuji身边的副驾驶座,向后面几辆警备车作了个手势,发动机的轰鸣焦躁地扯破黑夜静寂,一行车队如同未知的风暴向城市某处黑暗的角落移去。


霍森菲尔街21号是一幢毫不起眼的三层楼房,为首的士兵敲开房门,房子的男主人惊讶地看到一群士兵半夜三更出现在家门口。

“威廉·施皮尔曼?”

“是的。”

“我们奉命搜查你的住所。叫醒你的妻子孩子,让他们保持安静。”

Fuji看到他眼睛里的惊讶瞬间变成恐慌,捏着门把的手指节惨白。他的妻子披着外衣走出来,惊骇地瞪大了眼睛。

“ 你们不能这么做,我们没有任何可疑的东西,这……这是犯法的。”丈夫镇定下来,向陆续进门的士兵发出抗议,他的妻子紧张地扯住睡衣前襟。没有人理睬他们,士兵们开始到处搜查。Fuji跟着Tezuka走进客厅,壁炉里还有烧剩下的焦木,餐桌上铺着印花布,矮柜上搁了几本书和一叠信,此刻正被一个士兵翻来覆去地查看。二楼隐隐传来孩子的哭声,先前呆立在门口的女人惊叫着“我的孩子!”冲上楼,几乎把一个站在楼梯边的士兵撞倒。很快她抱着她不满两岁的孩子走下来,小孩子显然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趴在妈妈的肩上抽抽噎噎地哭。Tezuka吩咐士兵把一家三口看起来,自己朝厨房走去,Fuji跟了上去。

厨房角落里堆着几只破旧的麻袋,翻开来看都是土豆,水池边有一叠清洗干净的盘碟。十二只,Fuji默数出数目,一个三口之家一顿晚餐用十二只碟子似乎太多了。他抬头顺着Tezuka的视线看过去,桌上有四个扁圆面包相互叠起,墙上挂了若干串香肠,橱柜里的罐头层层叠叠——储藏的食物远远超出了三个人的份量,他对上Tezuka的眼睛,从中读出了同样的想法。

他们返回客厅,有士兵上前报告一楼的搜查没有结果,很快负责二楼的士兵也来报告说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Fuji看了看Tezuka,他面无表情,双臂抱胸站在房间当中。有一段时间所有人都没作声,只有三楼隐约跑动的脚步声提醒着眼下紧张的状况。

“报告上校,三楼的卧室里有一扇门,无法打开。”士兵在楼梯顶端向底下大声喊,声音里带上了兴奋和焦躁。

那扇门被漆上了和墙壁同样的颜色,隐藏在衣架后面,如果不仔细看很容易被忽略。

“门后面是什么?”

“是衣橱,很普通的衣橱,每户人家都有的那种……”

“打开。”Tezuka下令。

男人怔了一下,随即对妻子说“去拿钥匙。”他的妻子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张了嘴刚想说什么,却被他一声立喝打断,“快去拿钥匙!”这个受了惊吓的女人猛地一哆嗦,转身在卧室里翻箱倒柜地找。

Fuji眯了眯眼,侧头瞥到Tezuka越发冷然的面容,下一秒便听到意料中的命令,“把门踢开!”

几个士兵持了枪,同时踢上那扇门,薄薄的一层木板立刻被踢穿,暴露出一间简陋的阁楼以及——几个神色惶恐的年轻人。

①二战中英国军人使用的手枪多为Webley & Scott Pistol(威伯利-斯科特左轮手枪),口径0.45英寸(11.4mm),弹夹7发

-第七章完-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 浅夏の音.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