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top
[1942] 第九章 荣誉还是天职?
Tezuka在Fuji准备的文件上签下名字,把钢笔插进呢制上衣的口袋。他起身在房间里走了几步,最后站定在窗前。那个位置正是之前Fuji站立过的地方。广场上集结的军队已经分批出发,只剩下一些后勤人员在搬运物什。Tezuka看见了Fuji。他披上了藏青色的大衣,横穿过广场。风很大,他稍稍低下头,压低帽檐。

Tezuka知道Fuji在责怪自己,因为是他下令开枪还击,那个男孩才会被打死。但是如果换了其他人,在遭到偷袭的情况下,他们同样会为了控制局面保护己方而下令反击。Fuji明白这个道理,这也是为什么他始终没有当面指责自己。

他看着Fuji逐渐走远,身影消失在街道的拐角。他能洞穿Fuji的心理,那么困扰着自己的事情又该如何解决?
Tezuka 参军的志愿很大程度上受到了他祖父的影响。Tezuka的祖父经历过三次战争。1870年普法战争时,他是骑兵部队的一名少校;西班牙内战时期,德国密约协助弗朗哥推翻共和国政府,由他率领军队进入西班牙;到一战结束时,他已握有陆军上将的权杖。和这个国家很多年轻人一样,Tezuka认为进入军队是实现价值最理想的途径。直到进入军校,认识了比他高一年级的Yamato学长,他思想中某些仍处于萌芽状态的东西突然被激发成长。

“军人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Yamato学长曾经问过他这个问题。那时正值学校假期,他们在哈尔施塔特湖边露营垂钓。浓密的森林环绕四周,举目可望见重重叠叠的雪峰和淡蓝色山体。身处在世外桃源般的山水间,Tezuka无从想象他们对于这个问题的讨论竟会成为他日后的困扰。

是履行对元首发过的誓言,维护军人的荣誉,还是服从军人保卫国家的天职?对于一个优秀的日耳曼民族军官而言,荣誉还是天职?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的困难不亚于回答“生存还是死亡”。


“如果不想再签订一份《凡尔赛和约》,德国就必须停止这场愚蠢的战争。”狭小的禁闭室里,Yamato见到Tezuka就开门见山地说明了自己的观点。两人的身份立场不同,对战事的看法倒是一致。

39 年到41年压倒性的军事胜利,已经是昨日辉煌。虽然作战总部里仍然弥漫着乐观积极的情绪,但凡头脑清醒的人都能分辨出混杂在其中自我麻痹的烟雾。随着东线上的胜利曙光日渐暗淡,这片有害的烟雾变得越来越浓。在Tezuka看来,入侵苏联,无论在政治上还是军事上都是失败的策略。巴巴罗萨计划是天才的战略构想,但是决定入侵苏联的那个人毫无疑问是疯子,尤其在西线的英国还没有彻底崩溃的时候,开辟第二条战线是非常不明智的决定。元首对“闪电战”寄予过高的期望,事实也证明了一部分当时反对这项决定的军官的担忧。这架名为“第三帝国”的战车震颤得越来越明显,却依然不管不顾地疯狂向前冲。乘坐在上面的人是否应该开始考虑自己的命运?

Tezuka坐在桌前,抽完第三支烟时,勤务兵进来报告,一位自称是上校朋友的空军军官前来拜访。
************************************************************
钥匙插入锁孔,向右转动,弹簧“嗒”地跳起。轻轻推开门,房间里空无一人。窗帘拢起,昏黄的天色将房间里的摆设收拢在寂静的朦胧中。

Fuji 没有想到Saeki会不辞而别。得到Tezuka口头许诺的休假后,他先去了经常和Saeki碰头的那家酒馆,发现那里还没开始营业。他以为Saeki临时有事耽搁了——这是常有的事——于是在周围溜达了一圈确定没有“尾巴”后,来到Saeki的住处。之前Fuji有过等Saeki回到寓所等到无聊憋闷,试图用铁丝开锁的不良记录,为此Saeki特意复制了一把钥匙给他。

Fuji扫视过房间,有种奇怪的感觉突然拉紧他的神经。他注意到原先放在桌子上的玻璃花瓶没了踪影,当他想要走近一步看清楚时,墙角边有微弱的光亮闪了一下——一片玻璃碎片,反射了窗外最后一道光线,消融于黑暗中。

他猛地贴近墙,右手握住腰间的枪。

该死的!为什么才发觉,这间房间显然是被搜查过以后又故意恢复原样的啊!

Fuji旋开门锁,弹簧跳开的声音弹落在安静的走廊上。他飞快地闪到走廊的一处阴影里,斜对面的拐角是楼梯,在这个角度他可以以最大的斜角看到转角处的动静。昏暗中依稀有灰色衣领的一角。是秘密警察。他无声地笑了。

没想到你仍然在怀疑我,但是这样的待遇——他眯起眼睛,眼底冷洌的光一闪而过——你也太小看我了,Tezuka!

很久,走廊里没有一丝动静。“灰领子”凝神细听了半天,最终按捺不住悄悄地探出头。极慢的动作在额头探出墙角的一瞬间停顿,猛然睁大的眼睛被昏暗的天色镀上死灰。额头上的枪口激起了他冰冷的颤栗。他看不清面前的人的容貌,但是凭着之前在底楼入口的一瞥,他还是认出了他。

“……上尉……Fuji上尉。”男人力图使自己镇定下来。

Fuji扬了扬眉,“这就是你要给Tezuka的答案?是他派你跟踪我的?”

“不,不是上校,是施密特中尉让我负责监视这栋公寓。”

虽然有点意外,但Fuji立刻就明白过来,中尉并没有动用秘密警察的权力。如果这个男人说的是实话,那么中尉背后另有人指示,而这个人只可能是Tezuka。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对面公寓的阳台。”

“还有其他人吗?”

“没有。”Fuji搭在扳机上的食指稍稍用力,面前的人立刻大喊,“我发誓!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

“你们重新布置了房间,为了等人自投罗网,是不是?”

“……”

“住在那个房间里的人呢?”

“我不知道。” 枪口抵着眉骨隐隐作痛,男人哑着嗓子说,“搜查之前房间就已经空了。”

Fuji来不及细想回答的真假,左手准确地按在了男人想要拔枪的手上,“最好不要用枪,会很吵。”

他猛地扭脱他的手腕,男人还没来得及叫出声,牙关被狠狠地敲上咬破了舌头前端,血腥味弥漫开来。Fuji懂得如何以敏捷的动作弥补他的身高在近身搏斗中的劣势。在士官学校的时候,就有很多以为他瘦弱好欺负的高年级学生被修理得很惨。他甩开枪,用手肘勒住男人的脖子,左膝顶住他的膝关节迫使他跪下。男人挣扎着用完好的左手拔出佩枪,被一脚踢飞。没了枪的手立刻抓上Fuji的肩,惊恐、绝望深深地扣入皮肉中。男人试图把他摔过肩,Fuji忍着痛,双手交错,混沌的打斗在骨头被折断的清裂声响中终止。他喘着气看着男人沉重的躯体缓缓滑倒在地上,因为缺氧眼珠恐怖地突起。一阵剧烈的痉挛过后,男人的双手停止了无意义的拉扯,黑暗抹去了他眼里最后的光辉。

Fuji捡起枪,把尸体藏在走廊上的一堆杂物下面。确认周围没有其他目击者后,他象猫一样跳出窗口,到对面的公寓里搜查了一番,没有发现可疑的迹象。回到军官宿舍,他如往常一样微笑着和站岗的卫兵打招呼,进房间换下袖口沾了血迹的衬衫,厌恶地扔到一边。冰冷的水从花洒喷出,他久久地站在花洒下,任凭水流穿过发间,淌过身上每一寸肌肤。背后被抓伤的地方有点痛,但随着情绪逐渐平静下来,伤痛也慢慢消失。

Fuji披了件灰色浴袍从浴室出来,记起今晚轮到自己值夜。 Tezuka给他的半天休假显然不包括傍晚以后的时间。几乎是在脑海里晃过这个名字的同时,一张熟悉的严肃的脸放大在眼前,Fuji冷冷地眯起眼睛。

如果那个秘密警察的话是真的,那么Saeki应该已经躲过了搜查。离开公寓回到军官宿舍的一路上,再没有其他秘密警察出现,这说明Tezuka还不知道 Saeki的真正身份,仅仅把他当作一般嫌疑对待,在公寓里埋伏监视点,是想通过和Saeki接触的人展开调查。所幸,现在唯一看到自己进入房间的人死了,而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出入那栋楼,这样一来即使尸体被发现,也不可能怀疑到他身上。

Fuji随即想到前几日一次将Saeki牵连在内的混乱的抓捕。他插手了对嫌犯的审问,之后把Saeki连同其他三人同时释放,以为这样就能避免怀疑,但没想到还是被Tezuka注意到了。

他无奈地摇头,打开衣橱拿出一件衬衫穿上,站在镜子前扣上口子,镜子里的人讥讽地挑起嘴角。角色倒换了呐,Sakaki上将把自己安插到Tezuka身边的时候,一定没想到会有今天的局面。


没有到宵禁时间,路边的酒馆喧闹依旧,一群人喝得醉醺醺地踉跄着走出酒馆,他侧身让过,看到对面街上餐馆里走出来的两个人,其中一人橘色的头发在黑夜里尤其显眼。他们低声交谈着,朝街这边走来。Fuji想装作没看见他们,想要绕道避开,但是他们已经穿过街,站在离他不足五米的地方。他暗暗叹气,镇定地笑着迎面走去。

“晚上好,Tezuka上校,Sengoku少校。”

“Fuji!”那个橘色头发的军官先前还是一脸严肃地和身边的人低声交谈,闻声抬头,霎时双眼发亮,兴奋地大喊着冲过来,一把揽住Fuji的肩,“Lucky!我早就预感这次来勃兰登堡会有意外发生,没想到竟然是见到你。”

Fuji瞟见Tezuka微诧的神情,不知为何心情大好。他在Sengoku肩膀上击了一拳,以前他们经常这样打招呼,“我说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拿到了休假准备回家,顺路来看看老朋友。”他朝身后的Tezuka歪了歪头。“你呢?毕业以后,我再没听到过任何你的消息。”

“他现在是我的副官。”Tezuka听了他们的对话,稍微明白了些眼前的突发状况。他对Sengoku说,“如果叙旧结束了,请让我的副官离开。今天晚上轮到他值夜。”

Fuji眯起眼睛,视线在Tezuka脸上转了一圈,随即淡淡一笑,对Sengoku说,“我们约个时间再聊,明天中午如何?”

“没问题。”

看到Fuji的背影消失在街角,Sengoku悻悻地收回视线,对着那张严肃的脸耸耸肩,“你还是老样子,一点人情味都没有。我和Fuji已经很多年没见了。”

“误了值夜要受处分。你是知道规定的。”

Sengoku没能想到什么反驳的话,挤弄着眉毛。再开口时,又回到刚才的话题上。


-第九章完-

注:

1.西班牙内战(1936-1939):德国派遣军队前往西班牙,协助弗朗哥流亡政权推翻共和国政府。

2.巴巴罗萨:德国1941年6月22日突袭前苏联的军事战略。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 浅夏の音.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