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top
[若年祭]Du Gamla Du Fria 你古老的光荣的北国山乡 4
Chapter 4 the First and Second Swedish Crusades
第四章 第一/二次瑞典十字军东征


提诺•维那莫依宁守望着海湾,独自生活了数百年。这片遍布森林和湖泊的土地有足够的食物自给自足,除了钓鱼打猎、采集野果,提诺最爱做的就是熬制甘草糖,甘草根块的味道让他着迷不已。(略误,我也不知道芬兰人从什么时候开始制作甘草糖)
他生性胆小,一有风吹草动,就立刻躲进丛林。因此,几个世纪以来,贝瓦尔德虽多次路过这片土地,却从未发现它的主人。然而这一次,他不再是匆匆路过。他率领的军队驻扎在这片平原上,勘测地形,俨然以统治者自居。

贝瓦尔德•乌克森谢纳第一次遇见提诺•维那莫依宁诺是在一处茂密的森林里。弯腰在树丛里搜集甘草根块的提诺被误认为是巨型花栗鼠,轻而易举地被拎起,和贝瓦尔德照了个正面。
“!”
原来是个孩子。贝瓦尔德有点惊讶,谨慎地上下打量这个瑟瑟发抖的小家伙。过分专注的眼神在受到巨大惊吓的提诺宁看来如猛兽般恐怖。他努力挣扎,想要挣脱贝瓦尔德的钳制,却发现一点用也没有。终于,他哭了出来。
“……呜哇……好……好可怕……”
(这就是瑞/典与芬/兰史诗般的相遇!)
(哈??)

“我是瑞/典,我叫贝瓦尔德•乌克森谢纳。你叫什么?”贝瓦尔德骑着马,问坐在胸前的孩子。
“……提诺……提诺•维那莫依宁……我是芬/兰。” 被环抱着的提诺小小声地回答。
(萌死双人同骑的画面啊啊啊qqq>
提诺跟随贝瓦尔德回到营地,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起初,他不愿意接受洗礼,因为他有自己的祭司,但是动不动就黑脸的贝瓦尔德异常可怕,迫使他放弃了反抗的念头①。

丁马克建立起辉煌一时的海上帝国,使得贝尔瓦德在波/罗/的/海以东的影响力被削弱许多,曾经向他进贡的爱/沙/尼/亚现在处于丁马克的掌控之下。想要重拾控制权的贝瓦尔德,暂时放下提诺,向爱/沙/尼/亚出兵,结果却是全军覆没②。

两年后,贝瓦尔德的主君在没有指定继承人的情况下突然去世,国内的贵族为王位争得你死我活,而诺威的主君又突然入侵瑞/典西南地区。就在此时,诺/夫/哥/罗/德/共/和/国迅速向西扩张,突袭芬/兰③。自顾不暇的贝瓦尔德没有立即对这次袭击做出回应。
(历史有着惊人的相似性!诺/夫/哥/罗/德可以说是俄/罗/斯的前身。瞬间穿越到1939年俄芬冬季战争的某人热泪……)

提诺誓言复仇,一年后独自率军进攻诺/夫/哥/罗/德/共/和/国,却因为力量对比悬殊而惨败而归,原属贝瓦尔德的涅瓦河入海口的控制权也落入对方手中。得知消息后,贝瓦尔德怒不可遏,顾不得自家的王位问题还未解决,召集大批军队,于1240年的夏天在涅瓦河畔和诺/夫/哥/罗/德开战。然而,他遇到了一位名叫亚历山大•涅夫斯基的劲敌。结果,在双方长达数百年的争斗中,只有这一次,贝瓦尔德被彻底击溃④。

浑身是伤的贝瓦尔德回到家,冷静地分析两次出兵失败的原因,决定先抓住能够得到的东西,即把提诺牢牢拴在身边,再以他家为基地,向东征讨诺/夫/哥/罗/德。所以,在1248年与诺威缔结和平协议⑤,平息长达十年的边境争之后,他再一次出现在提诺面前。

提诺怔怔地看着突然站在面前的贝瓦尔德,后者二话不说,直接把他抱上马。
“跟我回家,是时候把你介绍给我的主君了。”(为毛这看着像把养在外面的女人带回家?XDDD)

公元1249年,瑞/典进行第二次十字军东征,正式将芬/兰纳入瑞/典王国,至此开始长达五个多世纪的同居生活。
(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① 公元1155年,瑞/典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把天主教传入芬/兰。芬/兰人最初有过抵抗,但最后还是屈服了。
② 公元1220年,瑞典军队入侵爱沙尼亚,在Lihula地区建立要塞。同年8月,爱沙尼亚人围攻该要塞,并将其焚毁,瑞典守军有500多人,却只有3人幸存。之后300多年间,瑞/典再也没有踏上那片土地。
③ 这次突袭发生在1226-1227年的冬季。1228年,芬兰人对诺夫哥罗德进行报复性反击。(拇指!嫁你好样的!)
④ 涅瓦河之战(Battle of Neva)发生于1240年7月15日。诺夫哥罗德公国的统治者,亚历山大•涅夫斯基(Alexander Nevsky),率军在涅瓦河畔击溃瑞典军。
⑤ 该和平协议为Treaty of Lödöse,两国从此结为友好邻邦。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 浅夏の音.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