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top
[普/奥] 七年战争
第一章 萨克森的沦陷

德雷斯顿初春的微弱阳光温暖不了冰冷的土地,被数个喷嚏弄得晕头转向之后,基尔伯特终于认命地放弃了本年度的第一次日光浴,在茨温格堡的花园里漫无目的地游荡起来。
自从他的上司和亚瑟•柯克兰交好,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便把对亚瑟的仇恨一股脑儿地倾在他头上。罗德里赫家的那位女大公趁机拉拢弗朗西斯,又说服伊万的上司加入同盟,他基尔伯特的处境一天比一天糟糕。
“既然战争无可避免,与其坐等被动,不如我们先下手。”
上司弗里德里希二世在晚餐桌上作了决定,轻描淡写,好像只是开一瓶香槟那样简单又理所当然。
“我们?和亚瑟•柯克兰?”
“如果真的开战,那家伙不可依赖。”
“难道要我一个人?!”
“还有我。”弗里德里希平静的声调充满了让人安定的力量,“别忘了,基尔伯特,你也是很强的。”
从最初的震惊中恢复过来,他拾回了不可一世的嚣张,“哈哈~和三个大国交战!真是疯狂的想法,光是听到就让人兴奋得发抖!”

弗里德里希的首选目标是被勃兰登堡和西里西亚夹在中间的萨克森王国。基尔伯特疑惑地问及理由,得到的回答是,“理由就在萨克森选帝侯的银匣子里。”

对萨克森的袭击是完全出人意料的。当基尔伯特带着卫队闯入首都德雷斯顿的茨温格堡王宫时,波兰国王——选帝侯奥古斯特的夏宴正进行到高潮。当着众宾客的面,他大声宣读了弗里德里希二世要求借道萨克森,攻打驻扎在波希米亚的奥地利军队的声明,随后,带着毫不掩饰的嚣张气焰逼迫王后玛利亚交出银匣子。

“绝不!”被他的粗鲁无礼激怒的波兰王后脸色苍白,颤抖地攥紧胸前的钥匙,“我向上帝起誓,若你胆敢使用武力,我会用自己的身躯保护它!先生,如果你想要谋杀波兰王后,那么请动手吧!”
面如一位贵妇人如此强硬的姿态,换作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或许会就此罢休,或是寻求不至于太过激烈的方法。然而,波兰王后面对的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一个不知礼节为何物的普鲁士年轻人,在得到明确的拒绝后,他没有给王后任何履行誓言的机会就干脆利落地抢走了匣子。

银匣子里装有奥地利和俄罗斯宫廷签订的协议复本,这份被弗里德里希二世称为“谎言与欺骗”的秘密协议规定俄罗斯在奥地利的国土受到威胁时必须出兵相助。基尔伯特读到这份文件时,才明白上司说的“让人忍无可忍的挑衅”指的是什么。表面平和的维也纳暗地里布置好了一切,绞架已经竖起,只等将他俘虏。

协议一经泄露,没有为即将爆发的战事做好准备,却又害怕普鲁士先发制人的奥地利宫廷顿时陷入了极深的恐慌。在得到法国和俄罗斯的协助承诺之后,奥地利派出布劳恩元帅的军队,前去救援被围困的盟友萨克森王国。

于是,在上一次的西里西亚战争结束后十年,基尔伯特和罗德里赫又一次碰了面,痛痛快快地干了一场。虽然双方势均力敌,最后小少爷家的布劳恩元帅顶不住压力,在大雨中下令撤退。基尔伯特对着罗德里赫浑身泥泞的滑稽模样止不住地大笑,直到弗里德里希命令随从把同样狼狈的他拖下前线。

愉快的回忆在基尔伯特的嗤笑中如气泡轻轻爆裂般结束。想起罗德里赫那养尊处优的少爷脸上失利的不甘,他的心情就相当地好。只会躲在女人裙子下的无能少爷,说什么“外交胜于武力”,切!本大爷要靠自己的实力成为强国,才不要些乱七八糟的蕾丝花边哩。(弗里德里希大帝黑线:是裙带,裙带!)

德雷斯顿的春天姗姗来迟,茨温格堡王宫花园里一片萧索。基尔伯特坐在长椅上无聊地东张西望,突然感到脚边一股温热的湿气,他惊讶地低头,“蓬巴杜?”
名为“蓬巴杜夫人”的猎犬背上有着优雅的黑色螺旋花纹,是王宫里最漂亮的母猎犬,也正因此,她有幸被赐予和法国国王最宠爱的情妇相同的名字。“蓬巴杜夫人”蹲在他脚边,欢快地甩动着细长的尾巴,水汪汪的眼睛饱含着游戏的邀请。
基尔伯特弯下腰,抚摸她颈部光滑的皮毛,却又像是碰到什么棘手的问题似地咧了咧嘴,“这个时候,我该给你一个吻呢,还是踢上一脚?”
温柔优雅的“蓬巴杜夫人”显然不知道这位白发少年的心思,友好地舔了舔他的手掌。
正当手指蠢蠢欲动时,弗里德里希的传令官出现在他面前。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先生,国王陛下请您去会议室。”
基尔伯特遗憾地放弃了打算对“蓬巴杜夫人”做出不敬举动的想法。

第二章
进攻!目标布拉格!

TBC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 浅夏の音.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