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top
[瑞芬]Du Gamla Du Fria 你古老光荣的北国山乡(续)
设定
时间:卡尔马联盟解体--〉芬兰独立

贝瓦尔德·乌克森谢纳:15-21岁,面瘫腹黑固执,对提诺很好,前提是提诺无条件地服从。

提诺•维那莫依宁:14-20岁,容易惊慌但绝对不是胆小鬼,非常能打仗,有点畏惧贝瓦尔德,被压制过重会反抗,结果当然是被压回去= =+

Chapter 1 the New Swedish King
第一章 贝瓦尔德的新上司


贝瓦尔德走进觐见厅时,他的新上司正因为教皇的诏书大发雷霆,捶得桌子砰砰作响,“那个叛徒私通丹麦,是全瑞典的敌人,休想让我答应给他主教的位子!”
贝瓦尔德察觉到角落里缩成一团的小东西抖了一下。
“瑞典的主教只能是我提名的约翰内斯,除此之外,别无他选!哪怕梵蒂冈不承认,他也会成为瑞典的主教!”
蓄着浓密的胡子的国王没有戴王冠,只披了一件厚实的长袍,这让他看起来更像某个脾气不好的下层贵族而不是国王。不过对这个新上司,贝瓦尔德始终怀有感激。那个时候,他经历数年战争伤痕累累,又因为丹麦上司的背信弃义被丁马克重伤,这个名叫古斯塔夫•瓦萨的男人出现在他面前,向虚弱的自己伸出手。
“站起来,贝瓦尔德!失败者才躺在地上咀嚼痛苦!擦干血,拿起你的剑,只有让对方尝到同样的痛苦,才能消除自己的伤痕。”

毫无疑问,古斯塔夫是出色的军事家,贝瓦尔德跟随他打败了丁马克的军队,撕毁卡尔马条约,恢复了独立王国的身份,接着推举他为新上司。古斯塔夫上任后雷厉风行的改革让贝瓦尔德迅速摆脱了低迷的状态,逐渐积蓄力量,随时准备回击丁马克的挑衅。贝瓦尔德对有这样一位英明的上司感到庆幸,但是他那火爆的脾气常常让贝瓦尔德皱眉。如何向一个连农民怎样种菜都要管,而且看到别人没听取自己的意见就大发脾气的国王诚恳地提出建议的确是一件伤脑筋的事,比如现在。

贝瓦尔德瞥了一眼角落里一动不动的小东西,冷静地开口,“我希望您已经考虑过激怒教皇的后果。”
“哈!后果?!”国王的大胡子随着尖锐的语调微微抖动,“梵蒂冈和我们相隔整片大陆,鞭长莫及。除去和汉莎同盟的生意,我们对于欧洲大陆的影响寥寥,教皇是个聪明人,他会认真考虑是否值得动兵,何况我也做了准备,要战便战!”
尽管脾气暴躁,但古斯塔夫绝对不会贸然把国家置于危险之下。有利的地理条件是他的筹码,足够让他在这场和教皇的较量中找到一个满意的平衡点。
“国王陛下找我来就是商量这件事?”
“我找你来是让你把他领回去。过来,小东西。”
角落里的那团黑影瑟缩了一下,慢慢伸展开来。贝瓦尔德看到了意料中的人。
提诺的眼里满是不安,似乎很害怕这个留着浓密胡须的国王。
“贝、贝瓦尔德先生……”
“你应该认识他——芬兰。从今天起你们住在一起,和以前一样。”

提诺始终没敢和他的新上司对视,紧跟着贝瓦尔德离开觐见厅。
多年没见,贝瓦尔德已然长高不少,迈步变阔了,提诺有点吃力地追赶他的步伐。刚刚被抓到王宫的时候,他惊惶失措,直到看到这个熟悉的人。
有很多话想说,即便只打个招呼也好,抬起头却只看到他的后脑勺,提诺有点失望。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一个叫芬兰的国家,虽然自己很小很不起眼,但那时候自己可是莫名其妙地被他拖回家一起生活的呀。
胡思乱想的提诺没注意前面的人停住了脚步,前额狠狠地撞上那人的胸口,他倒吸一口冷气。
“对、对不起!”道歉倒是出乎意料地大声。
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贝瓦尔德默默地看着他,伸手想抚摸他的头,想和以前一样安慰他,却被提诺本能地躲开了。下一秒,贝瓦尔德在他漂亮的淡紫色眼睛里读出了一串“世界末日到了!”的信号。
“怕我吗?”他放下手,没有生气。
这次,是一串“怎样回答才不会让世界末日将临?!”的信号。
“没有!那个,我……”提诺淡金色的头发因为紧张而微微发颤。
否定得很快,但眼神完全不是这么说的,这慌乱的样子和第一次在森林相见时一模一样。贝瓦尔德突然觉得有点好笑,但立刻意识到这只会让对方更窘迫,于是迅速换上严肃的表情。
“为什么不一个人生活?联盟解散了,你也自由了。”
这个问题显然不在提诺的预料之内,贝瓦尔德看着他的表情从惊愕到疑惑,再到像被遗弃的宠物花栗鼠一样可怜,便猜出了他的心思。
“不用担心我会把你扔在森林里,也不用担心会给我添麻烦。家里还有你的衣服和餐具。”
提诺惊讶地睁大了眼,“你,您还记得我?我以为贝瓦尔德先生会认不出我,或是忘了我的名字。联盟刚解散的时候,我想过一个人生活,可是周围的人都好可怕,尤其是伊万,经常半夜来敲窗,后来您的上司把我带来这里,啊,现在他也是我的上司。因为以前和贝瓦尔德先生一起生活过,所以……”
一旦紧张就不由自主地多话,意识到这一点的提诺猛然刹车,担心唯一的听众会感到厌烦,随即发现安静的气氛更加尴尬。
贝瓦尔德淡淡地瞥了一眼矮个子少年,脸庞褪去了稚嫩,身形却依然瘦弱。
“叫我贝瓦尔德就好。回家吧。”

Note:
卡尔马联盟解体后,瑞典恢复了对芬兰的统治。古斯塔夫•瓦萨国王,即瓦萨一世,即位后任命约翰内斯为瑞典大主教,但教皇支持前任——在瑞丹战争中通敌叛国的瑞典大主教,最后瓦萨赢了这场较量,从此瑞典摆脱了梵蒂冈的控制。


TBC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 浅夏の音.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