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top
[丁诺/瑞芬]Silence of winter 冬日之寂
Silence of winter
冬日之寂


时间跨度从1940年4月德国入侵丹麦、挪威,一直到二战末。

Chapter 1 Night in Copenhagen
第一章 哥本哈根之夜


雾,弥漫在海港,依稀可见岸边渔船的船桅。海鸟粗哑地叫唤,穿梭在灰白寒冷的海港上空。
丁马克关上窗,手边的咖啡已经冰凉。
糟糕的天气持续了许多天,一如以往,冬季的阴霾总是迟迟不肯离去。浮冰开始消融,夜深人静的时候,冰层在海水的簇拥下彼此推挤,发出碎裂的咔咔声,清晰地回荡在海港里,进入人们的梦里。
丁马克翻了个身,暗沉的黑夜笼罩了整个海港。


路德维希接过副官递来的咖啡,视线不离桌上的地图,红色的粗箭头在易北河和斯堪得那维亚半岛间划出几个弧形,他所在的战舰也在这支集结了帝国全部海军力量的舰艇编队里。

航程很远,航线夹在英国和挪威之间,无遮无掩的舰队必须躲过亚瑟家海军在北海上的防卫,才能安然抵达挪威。自日德兰海战①以来,亚瑟的海军一直是路德维希的梦魇,避免和他在海上交手是最初的策略,然而,眼见诺威逐渐偏向亚瑟,自家的后院安全受到威胁,他也不得不冒一次险。

出发前,他无不悲观地认为这次行动②将使德国海军至少承受一半的损失。即便安全到达挪威,等待着他们的是那些地形复杂的港口,挪威海军有天然峡湾作屏障,要想一一攻克必然难逃一场苦战。而丹麦——他的视线移到突出的日德兰半岛上——丁马克也不是轻易言败的人。看到被划入丁马克家的北石勒苏益格地区③,他凝重的表情又加深了几分,上次战败的阴影始终环绕在心里,挥之不去。

路德维希就着咖啡,吞了颗胃药。领航员进来报告,距离丹麦海岸线只剩数小时的航程。他下令全舰队关闭照明光源,按计划前往指定登陆港口,数支舰队借着夜色的掩护,悄无声息地潜入哥本哈根海港。


丁马克被一阵喧哗吵醒,不满地皱着眉头,盯着敲门进来的仆人。
“德国人,丁马克先生,德国人登陆了!”
“什么?!”丁马克抓着乱糟糟的鸟窝头,难以置信地狠狠揪了一把头发。痛!
为什么突然会冒出德国人?
登陆?路德维希要干什么?
前几天还跟他说他家的事我没兴趣,随他上司去折腾,怎么突然变卦?这是正式宣战么?

时针滑过四点,窗外漆黑一片。看来这一次路德维希做了万全的准备,专门挑没有月亮的夜晚偷袭。
丁马克穿上衬衫,袖扣却怎么也扣不上,该死的!他直接套上西装,匆匆推门而出,不顾身后的仆人大喊“丁马克先生您的领带!”
这种时候那些觐见国王的礼仪统统见鬼去吧!

哥本哈根的街道寂静一片,大多数人还沉浸在梦乡里。经过一夜提心吊胆的航行,舰队安然抵达港口,意外地没有遭到任何攻击。路德维希稍稍松了口气。

港口内聚集了一些丹麦人,大多是早起出海的渔民,好奇地对他的船只指指点点。水手们撤去舰上的伪装,军艇前方的炮口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
人群开始骚动,不安的情绪迅速蔓延开来。

摩托机车的轰鸣打破了清晨的宁静,整队的士兵从港口涌入城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① 日德兰海战(Battle of Jutland)
一战时期规模最大的海战,交战双方为德国和英国。以击沉吨数来算,德国是胜方,实际上,德国海军力量在此战役中被严重削弱,而英国海军实力还有所保留,之后对德国港口实施封锁,直接导致一战末期德国海军的战斗力为零。
② 威瑟堡行动(Operation Weserübung)
1940年4月,德国偷袭丹麦、挪威两国。4月6日凌晨,德国军舰伪装成商船,驶入哥本哈根港口,没有遭遇反抗。
③ 北石勒苏益格 (North Schleswig)
1864年普丹战争,丹麦战败,石勒苏益格地区归普鲁士所有。一战后,丹麦要回失地。石勒苏益格地区进行公投,结果该地区分为两块,北部归丹麦,南部归德国。

Chapter 2 We Have No Choice 我们别无选择 TBC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 浅夏の音.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