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top
[介强X振邦]碎片 1-3
背景大致遵照《岁月风云》,不排除突发自编情节。
危介强——吴生
华振邦/花朵邦/华家大少爷——林生
喵的我萌这片子里老实巴交的榆木吴生和不时媚眼横飞的花朵林生!萌到爆!

介强vs振邦
介强胜在冷静单纯,心平气和;林生败就败在任何情绪都往脸上放。
我不萌真正意义上的FH强,他面瘫是因为平常心,情绪鲜有起伏;他榆木是因为不会尔虞我诈,待人真诚,而无心的言语、遵从自己内心意志的行动往往是迸出火花的关键。
所以,这就是这对CP的萌点么?看天~
我的萌点真奇怪……
————————————————————————
[介强X振邦] 碎片

Part 1

1.靓仔
“你们不知道当时那个人脸有多臭,我拿了手机,准备一旦他动手打人,就立刻报警。”
“哇~那么吓人?”
“是啊,不过呢,当时有介强在我身边,我一点也不怕。”华清琳抬头朝坐在身边的男人望去,爱慕表露无疑。
“哇,好肉紧!”
“你们来不是扮肉紧恶心我们的吧,快说后来呢?”
清琳微赫,“后来他问介强知不知道专业赛车手要具备的三个条件。一是好车,二是……”她露出思索的神情,扭头看身边的人。
“二是技术。”介强低沉的声线格外温润。
“对啦,二是技术,然后他问‘你们知不知道第三点是什么?’介强说,是体能。”
“冇错吖,体能对于赛车手来说很重要。”振邦快言快语,身后一片附和声。
“我也觉得冇错,但那个陈嘉乐居然一撩头发说‘要像他这样靓仔’。”
他靓仔?!噗哈哈哈哈!沙发上笑到一片。
“那个绿豆陈真敢说,中国赛车界边个能比介强更靓仔?”振邦依然快言快语。
“绿豆陈!哈哈哈!振邦你真会给人起绰号!”
“是哦,他的眼睛小得像绿豆。”
笑声中,他不知为何抬眼向介强望去,对上那双笑意满满的眼,一片清明。
他敛了笑,咀嚼着刚才的话,心底有个小小惊呼,怎么就把藏在心底的话说了出来呢。
再抬眼,那双眼里的笑里已经褪去,平静无痕,看着他时仿佛周身筑起了不可见的墙,将两人深深地与外界隔绝。


2.宵夜
花朵邦第一眼就愣了。危介强居然带他来这种地方食宵夜?!
从店门口到空桌边,几步路走得抬手抬脚,坐下了仍犹豫着是否要把名贵T恤的衣袖搁在油汪汪、散落了食物碎屑的台面上。
偏偏介强无知无觉,自顾自地张腿落座,潇洒利落,看得邦少一阵气闷,索性豁了出去,大剌剌地往桌子上一搁。
“砰”地一声。
介强抬头看他,低眼斟酌一下,复又抬起来,“其实,赛车的技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熟的。我也是在车行做了十几年,慢慢摸熟的。你上手了几天,就有这样的成绩,已经很不错了。”
花朵瞪着他,好像面前这个人讲的是火星语。
这个人好像觉得让华家少爷光顾路边小摊是件无可厚非的事。
他气结,偏又发作不得——否则掉了他华家大少爷的面子,沉了脸,抬手翻开菜单。
介强看他不作声,以为自己刚才的话戳痛了他,放低了眼,无奈地抿抿嘴。
店员走过来,问:“点什么?”
介强答得爽快,“一份鸡丝炒面”,回头问还在埋头研究菜单的振邦,“你点咩?”
花朵邦又一次有种被丢下的感觉,刚才在公主道被一个漂移远远甩开的烂到极点的心情又浮了上来。
介强看他不作声,便好心推荐,“试试鸡丝面吧,这里师傅的手艺不错的。这顿就当我请。”
店员拿到两份鸡丝面订单,屁颠颠地跑去厨房。
花朵邦再一次气闷,但他也不清楚他是气自己堂堂华家大少爷被拖来路边摊吃宵夜呢,还是气自己被拖来处路边摊居然还被请客。
他合起菜单,直视介强波澜不惊的眼,意外地有种挫败感,清了清嗓子,“我还要杯奶茶。”
“好啊,再加两杯奶茶。”介强对店员喊了一声,转头微笑看着他,“你终于肯说话了,我还以为刚才那个漂移把你气到永远不肯跟我说话了。”
哪壶不开提哪壶!!!
对着面前这个人真诚的笑容,我们的邦少咬紧了牙,憋着气——最终无奈投降。
“不就是个漂移至于么!我多练点时间,看下次边个甩边个!”
“好啊!等你赢了我来这里请客宵夜!”
介强纯粹的笑容看得花朵一阵无力。
“你小子的理想就是有人请客食宵夜么!”
“没啊,我以前呢完全没想过什么理想,但是加入车队以后,就开始考虑这个问题,虽然这一切发生得有些突兀,起先我也有些不适应,但渐渐地,我发现成为一名职业赛车手也是不错的选择……”

2000年初秋的那个夜晚,花朵邦有了他人生中难忘的第一次路边摊食宵夜的经历,也意外地发现危介强那张靓皮下包藏的是个大话捞。


3.接吻
花朵睁眼看着愣住的介强,仿佛自己的唇贴上的不是他的唇,而是一只冷包子。
他生气了,是的,任何人碰到这种情况不是生气就是罢手,而他是做任何事不达目的不死心的华家大少爷,打从娘胎里出来亲过的美女没有一打也有两打,但还没碰到过这类无动于衷的,虽然这个是男人啦……
他坏心眼地舔了舔,复又啃了啃——就不相信你还撑得住!
果然这只冷包子有反应了。
介强往后缩,偏过头,几公分的高低落差让他现在的眼神怎么看都是满满的鄙视,声音也像变得不屑,“你做咩?”
做咩?!这个男人不至于木到不知道他们刚才在做什么吧?!
花朵胸闷,随即一个飞眼,标准花花公子样,“做咩?亲你咯。”
“我是男人!”介强的声音难得有点起伏。
成功撩拨到了!花朵邦的坏心思在胸口膨胀再膨胀。
“边个说是男人就不能亲?你老土啦!也难怪,你一直待在HK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男人和男人呜……”
“你做咩啊!!!”挣扎着脱开,花朵一脸惊怒。
“做咩?亲你啊。”
!!!
“边个说是男人就不能亲?”
!!!!!!
“危!介!强!你……”被摆了一道的邦少怒指罪魁祸首,发现自己的伶牙俐齿此时都不知死哪里去了,语塞片刻吼出一句狗血八点档的烂大街台词,“你敢玩我?!”
靠墙站的那个人一脸平静地接话,“不敢。”
“那你……”
“我是认真的。”

于是,花朵邦人生中难忘的第一次与男人的亲吻经历以他在那个男人认真的目光下落荒而逃惨败收场。

TBC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 浅夏の音.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