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top
[TF/OA]1942 第一章 血色夕阳
意大利 1942——

竞技场的断壁残垣矗立在墨蓝夜色中,如同斗牛士残破的幕布,遮掩不了这座古城的累累伤痕,战争在它的年轮上刻下刺目的血痕。

厚重的皮靴踩在泥泞的路上,发出阴冷的单音。独自走在布满瓦砾残片的街道上,不时有女人向他投来好奇的、期待的目光,有些直接跑到他身边,厚实的胸脯紧贴他的手臂,Saeki冷漠地绕过她们。路边的酒吧传出嘈杂的嬉笑声和女人的欢叫。街的尽头有人影闪过,接着传来打骂和小孩子的哭喊。他脚下一滑,重重地踩上一滩血迹。

走进幽僻的小巷,他倚墙掏出烟,耐心地一下一下按着打火机,冒出的零星火花映入眼。见鬼。他使劲甩火机,眼角余光瞥见一个人影走近,划亮火柴递过来。

Saeki抬眼看了一下,低头凑上去深吸一口,“谢谢。”

“不客气。”微弱火光映出眉眼弯弯。

“很糟糕的天气。”

“嗯,罗马的雨季似乎不适合旅行。”

他吹出一口烟,忽然压低声音,“路上还好吧?”

“一直是一个人。K搭半小时后的火车回德国,东西在41号箱,这是钥匙。”

冰凉的银色钥匙紧攥在手心,“这次的事会不会怀疑到你?”

“怎么?他们也会关心我的处境?”身边的人无声地笑了。

“……你的身份太特殊,一旦暴露我无法救你。”

“既然已经决定,你不会让我做出反悔的事吧?”

“……”

空气开始潮湿起来,几个喝得烂醉的宪兵在路上漫无目的地游荡。香烟被踩灭在泥泞中,Saeki捏了捏衣袋中的钥匙,向他告别。

“要小心,不只你们想要这份情报,苏联方面也派出了很多人手。”

“知道了,你也是。”

又开始下雨了。裹紧大衣仍挡不住寒意丝丝入骨,Fuji加快脚步,罗马实行宵禁,一定要在宵禁之前把手里的情报送出去才行。嘴角勾起嘲讽的笑,这次大概是最后一次为德国情报局办事了,无论如何要完成得漂亮一点。



德国——

初升的太阳被严寒拢去了光芒悬在半空,灰白似死鱼眼珠般垂视了无生机的大地。远方的山脉在薄雾中显出寒蓝,近处的白桦林作为这片被遗弃的土地上唯一的装饰,似冰雕一般耸立,守卫着其间一幢灰色建筑。

阴冷的气氛渗透了暗色墙壁,刚才的紧急会议上,上将竭力为清晨军港遭偷袭作辩护,语无伦次的发言改变不了即将被革职的事实,也无法替军方挽回失去的海上控制权,而所谓的帝国的尊严也随着数十艘潜艇被炸成了碎片,同士兵们一起沉到大西洋海底。

遭受到如此惨败,统战部内部照样可以就抚恤金的发放额度展开一场舌战,一袋咖啡豆的价值高过一个持枪的士兵,这种时候几乎没人记得曾经承诺过的帝国的优待。(作者插花:咖啡是德国人最爱的饮品。战时德国物资紧缺影响到咖啡豆的供应,一般只有在元首生日或者重大节日时才会额外配给,平时咖啡豆算得上是奢侈品。)



在Tezuka专心处理文件时有人敲门,没等他应声便推门进来。有着深蓝色长发的军官走到他面前,变戏法似地拿出一瓶红酒,笑吟吟望着他。

“听说你为了抚恤金的事头疼,处理完了?”

“嗯。”Tezuka揉揉太阳穴,侧过脸看他熟练地拔塞。

“可怜的母亲们可以得到多少补偿?”Oshitari问,看到Tezuka笔下的数字微微一愣,“……下辈子我宁可去做棵咖啡树。”

Tezuka无奈,“我已经尽了全力。”

“这次会由谁来接替上将的位置?Maisky?” Oshitari斟满酒杯递给他,“你或者我?”轻快的升调表明了这不过是在开玩笑,就像他自己接下来所说的,如果统战部的最高阶层人物是校级军官,盟军大概做梦也会笑出来吧。

“02年份的红酒,不能和美女共享真是可惜了。CHEERS!”

既然是兄弟,在某些方面的鉴赏品味还是相近的,Tezuka满意地任味蕾在浓郁的液体中纵情舒展。



Tezuka和Oshitari是军校同期生,进入军部算是沿袭了家族传统。军部兄弟共事的例子不在少数,但是象他们这样未满三十已同为校级军官的仍属特例。

Oshitari 在战场上的功绩的为他赢得了“空中之狼”的雅号。所谓雅号,也只是他一厢情愿的看法,在敌人和一些不得不和他分享情人甚至妻子的军官看来,根本是只臭名昭著的狼。Oshitari的作风向来使他的军衔受到怀疑,一度有流言说他私下和Maisky上将的妻子打得火热,用意再明显不过。恶意的流言象利箭一般,而作为箭靶的人似乎不怎么放在心上,倒是他忠实的侍从兵——一个有着暗红色头发的小个子中士,愤愤不平地向他报告,好像遭诽谤的人是自己。撇开别人的议论,他仅仅说了一句“好像也只有制服最适合我么”。

至于Tezuka,他本身的气势就容不得别人的质疑。这位二十七岁的空军上校由于出色的表现,被调任到统战参谋部,有着被誉为“由启明星照耀的航路”的前途。他的兄弟在一次醉酒后说,其实对现实最反感的应该是那家伙才对。当时在场的人只有 Atobe。他冷笑着说,就凭这一句话你们的前途就全完了。Oshitari眯起眼吻上他的泪痣,要是这样,你也脱不了干系。



“听说最近会有人事调动,你这边的杂事就用不着亲自处理了。” Oshitari看着Tezuka,后者晃晃酒杯不置可否,眼角余光瞥到一边一张已经闲置了半年的桌子。

半年,六个月,214天。Tezuka在这里眺望树林从深绿变成金黄再变成灰白,前方传回的战况报告由前进转为胶着。一批批的新鲜血液被送往前线,在炮火纷飞的泥地上绽放凄艳的生命。经过他手的慰问信有厚厚数十打,他几近无意识地浏览过一个个不熟悉的名字,直到视线定格在一排粗黑的字母——Oishi Syuichiroh——他的同僚兼好友。

这个性情温和有着奇怪发型的中尉,最大的爱好不过是静静地坐在窗口画素描。如果生在和平年代或许会成为画家也说不定,而现在他和他的艺术天分全部化作了尘埃。Oishi曾经提起过他的未婚妻Eiji——一个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女孩子,在接到前线命令后,他很冷静地把她托付给自己照顾。Tezuka当然答应了,同时也说着“要安然回来啊,比起见到我,她还是比较希望看到你”之类的话。军人很清楚一旦上了前线便是24小时与死亡共处,但是存活的希望仍是不能丢弃的。然而最终,Tezuka带着这份希望被碾碎后的沉重心情出席了中尉的葬礼。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他对着洁白的大理石上的字看了好久,恍惚觉得不真实。“Oishi Syuichiroh,公元1915年4月30日——1942年10月13日”。中尉的未亡人静立一旁,黑色的丧服下面容消瘦。Tezuka交给她 Oishi的遗物——军部的慰问信和战后授予的勋章。

“我不需要什么荣誉和勋章,我只要他坐在窗前静静地画画,这样就足够了。” 那个女孩子这样说着,望着墓碑的视线失去了焦点。



从灰色的记忆里挣扎着起来,Tezuka沉思了一会,突然说,“你不觉得奇怪吗?”

“什么?” Oshitari欣赏着杯中醉人的深红,懒懒地问。

“我看过报告,这次被击沉的几艘潜艇的战力在同列中都属上乘,停泊的位置分别是在E-C4、E-D8和E-G3三个区域。”

“嗯……地点相当分散。”

“而且不显眼。”

Oshitari若有所思地望向天花板,冷笑一声,“你是说军部情报泄漏?”

Tezuka没有回答。通常他说出的话都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提炼,没有根据的猜测只存在脑海里。

“这样的国家里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Oshitari耸耸肩,却突然想到之前听闻有政府要员在回国途中莫名其妙地消失了,动作不自觉地僵硬下来,“伤脑筋啊,”他喃喃道,转而又想起什么,“今天晚上有个酒会,Atobe要我把邀请函给你。”

“Atobe?”

“那个石油企业的少爷,听说到时候大部分军政要员都会出席。”

“替我回绝掉。”

“确定?”

“你去就足够了。”

“哎~是是,每次都是我代表出席,你也太抬举我的军衔了。”Oshitari扬扬手里的请柬,不满地应着走了出去。

Tezuka推开手边的文件,转过头看见一边空荡荡的书桌,一瞬间他仿佛被扔进了宇宙深处,异样的寂静包围着他沉浮在纷乱的思绪中。

-第一章完-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 浅夏の音.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