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top
尚内之恋 Chapter 1
TF魂重燃!灭哈哈哈~~
嘛~这要归功于植物的新坑,让我觉得是时候再挖一个坑了(揍
题材是早就想好的,一直犹豫要不要动笔,填《间奏曲》的时候顺便构思了一下
所以我们可以排个辈分表:1942-->间奏曲-->尚内之恋 XD

依然是标题无能星人,胡乱绉了一个,这文艺调调的自己看着也鸡皮,
根本没想着要写恋啊什么的怎么会有这个名字(那你想写什么!
题目暂定为此,想到合适的再改。

总之大概就是男孩对男人的崇拜与敬仰交织着占领者与被占领者的敌意从而发展出的一段暧昧关系……容我吐下先……
正色,因为情节的关系,这篇的人物性格与援助基调相同但会有一点偏差(不然发展不下去吧= =+
所以说,这两只能被我毁成什么样子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TF]尚内之恋

第一章 请叫我Fuji先生

树林的气息糅杂了成熟果实的香气,斑斓的落叶铺洒在小径上,自行车飞一般碾过,静静地几乎没有任何声音,只有风,自山顶而降,穿过这片树林,摇动枝叶沙沙作响,而后又带着秋的气息,无拘无束地飞往山下的湖泊。
Yumiko风一般骑着脚踏车,几缕卷发微微汗湿粘在额头,她侧过头,树木像电影胶片飞快地后退,晶蓝色的湖水穿越其间,阳光点点,她加快速度,来到一处高坡,这里可以毫无阻拦地眺望尚内湖和远处连绵的山脊。她微微笑了起来,如果Syusuke也在就好了。

下山路上有一个关卡。她停车,掏出证件给一个德国兵,另一个背枪的士兵戳戳脚踏车后座上的油纸包,用蹩脚的法语问,“这是什么。”
“香肠和黄油。”
德国兵解开绳子,掀起油纸一角,瞅着肥香肠咕哝了一句,挥手放行。她捆好纸包,远远看见一辆吉普车离开了山上的农庄,朝这里驶来。心猛地抽紧,她把纸包牢牢地夹在后座,跳上车飞快地朝农庄赶去。
和吉普车交汇时,她看清车里有两个人,两个德国士兵。这是让她最害怕的。她把脚踏车踩得飞快,径直冲进农庄,没把车停稳就朝房子里跑去,“妈妈!”
突如其来的喊声显然惊到了厨房里的人,Yushiko回过头,看到女儿一脸惊恐,气喘吁吁。
“怎么了?Yumiko?”
Yumiko走近母亲仔细端详,“他们来做什么?那些德国人。”
Yoshiko递过去一张纸,“他们要征用我们的房子。”
“要我们搬家?”
“不,不用搬家。他们只需要一间房间给一个军官,已经挑好了,我和你父亲的那间。”
Yumiko皱起眉,“德国人总会挑最好的。”
母亲扶着桌子缓缓站起来,透过窗户望着院子里的屋子。
“那个屋子要给一个勤务兵住,他们要我们准备床单、毛巾、还……还有被子,噢Yumiko……”她突然激动起来,捂住嘴的手不停颤抖,“幸好你回来了,我一个人在家,那些德国兵突然闯进来,把每个房间都看了一遍……行李也搬了进来,我……我简直被吓坏了。一想到以后要和一个德国人一起生活,我就觉得恶心!他很可能在战场上遇到你父亲……你父亲已经半年没有来信了……”
Yumiko抱住母亲,吻了吻她的额角,“爸爸没事的。”
“可是玛黛拉前天收到信,说她的丈夫……”
Yumiko打断母亲的话,“只要巴黎没有来信就说明爸爸现在一切都好。他很可能就在回家的路上,只是耽搁了。妈妈,请你相信我,爸爸一定没事的。”
自从父亲参军后,作为长女的Yumiko就责无旁贷地成为这个缺少成年男子的家庭的主心骨。Yushiko夫人年近半百,自小优渥的家境把她培养成一个善良又软弱的家庭妇女,半年前与身处前线的丈夫失去联络以来,她终日忧思交结,双腿的风湿痛也逐日加重。Yumiko不记得这是第几次这样安慰母亲,起初她还对自己存有疑问,渐渐地,她开始相信只要对父亲一切安好的说法深信不疑,那么父亲就一定能够安然无恙地回来。

晚餐时,Yumiko煮了蘑菇汤配香肠和面包,Yumiko夫人担心还未回家的小儿子,一边又害怕德国军官会突然出现,一顿饭吃得忐忑不安。Yumiko虽然不动声色,心里也是紧张的,想到放学后不知去了哪里的弟弟,决定等他回来后无论如何都要狠狠训斥一顿。她这么想着,院子里突然有了动静,她和母亲迅速对视一眼,起身看了看窗外。
“他们来了。”
餐刀从Yumiko夫人手中滑落,敲在瓷盘上。
Yumiko握住母亲的手,轻轻安慰,“没事的,妈妈,我们不能表现出害怕的样子。”
大门被推开,脚步声延伸到餐厅门口。
黑色军靴,灰绿色的军服,铁十字,镜片后是深不可测的暗色眼眸。
标准得可以编入教科书的普鲁士军人。
“晚上好,Yushiko夫人,Yumiko小姐。”年轻的军官对餐桌边的母女行了一个普鲁士军礼,“我是Tezuka von Kunimitsu上尉,从今天起我将要住在你们家一段时间,希望我们相处愉快。”
上尉的法语很流利,没有德国人讲法语时常有的口音。他停下来,似乎是在等待回复,可是没有人回答他,餐桌前的人甚至没有变换一个动作,或是一个表情。
一阵久得令人难堪的沉默后,上尉僵硬地点了下头。
“晚安,夫人,小姐。”
转身跟勤务兵去了二楼的卧室。

像是扼住脖子的手突然松开一般,Yumiko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这真让人难受,”Yushiko夫人小声说,“我咽不下东西,面包留着给Syusuke吧,我去书房坐会儿。”
Yumiko想到母亲的风湿痛,拿了木柴打算点上书房的壁炉,经过楼梯正碰上从二楼下来的勤务兵。这个年纪和她弟弟差不多的小伙子好奇地瞅了瞅她,看到她抱着木柴便想要帮一把,没想碰了一鼻子灰,悻悻地嘟哝着“法国女孩真难搞”去了前院的屋子。
收拾了厨房,Yumiko在书房陪母亲读了会儿书,扶她上楼。经过那间房间时,她看到门缝里漏出的灯光,她很怕那个看起来很严肃的军官会突然打开门,厉声命令她们做这做那,所幸这种事只存在于她的胡思乱想中。一直到她回卧房,Syusuke还是没有回来,Yumiko心里第一百遍重复一定要好好教训那个贪玩的小家伙。

Tezuka写完最后一句话,搁下笔,用铁盒子压住日记本,不让未干的墨迹弄脏对页的字迹。起身走到阳台上,隔壁窗户里的灯光已经熄灭,视线所及之处一片漆黑。他关了灯,让眼睛习惯黑暗,渐渐地他分辨出黑暗中物体的轮廓,远处微弱的灯光也许是山坡下的住户。他深吸一口气,熟悉的山间特有的夜晚的气息让他不禁想起他的家乡,他的家人。
他8岁的时候,父亲带回了一个名叫Yushi的男孩,比他小3岁的弟弟。自那天起,母亲就鲜少出现在家里,祖父接他回家抚养,以至今时今日他对祖父的印象远多过于个性软弱的父亲和不称职的母亲。没准他对贝迪斯坦的印象都要多过双亲,那只自他9岁起就陪伴他左右的瓦切特尔猎犬有着温和的褐色眼睛,纯白皮毛,棕色花纹,会用濡湿的舌头舔他的手指。他试着回想了一番那美妙的感觉,他喜欢这种坦诚毫无间隙的交流。

他最后看了一眼远处的灯光,打算回房间,却听到有异常的声响。他瞥了一眼勤务兵的小屋,灯仍然暗着。他搭上腰间的枪,稍稍探出头查看底下的情况。
农庄门口一个黑影似是朝这边看了看,发现没有一丝灯光,便猫着腰蹑手蹑脚地摸到墙边。Tezuka眯着眼打量几次后便放松了警惕,看着那黑影踩上底楼的窗台,握住墙沿的水管,脚抵着一下一下灵活地往上爬,身手熟练,显然是做过多次的。
他见黑影抓住阳台栏杆,准备借力翻过去,不慌不忙地开口,“你现在进去会吵醒你的母亲。”
那黑影惊得一跳,猛地抬头。他靠在栏杆上俯视,黑暗中一双眼睛闪亮,像被惊吓到的猫。他几乎能看到那黑影瞬间竖起浑身的毛,而后又渐渐平顺下来,只是眼睛依然瞪着滚圆,惊疑变成敌意。那影子犹豫了一会,朝自己的阳台爬过来。他伸手想拉他一把,却被避开,那人抓着栏杆轻轻松松翻了进来。
房间的灯亮了,他们同时看清对方。眼前的男孩棕色头发,瘦瘦小小,皱着眉,瞪着漂亮的蓝眼睛。
“镇上的人都在说有个德国军官要住进我家,你就是那个军官?”
“我是Tezuka von Kunimitsu上尉。”
“你会说法语?”
“会一点。”Tezuka踱回书桌,合上日记本,“你就是Fuji太太的小儿子Syusuke?”
“请叫我Fuji先生。我是这个家的主人。”男孩狠狠地看他一眼,又看看房间,“这是我妈妈的卧室,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Tezuka微微皱眉,决定还是解释清楚,“我的副官挑了这个房间,我并不知道这是你母亲……”
“所以你们赶走了我妈妈!”
“你母亲在隔壁,你这么大声会吵醒她的。”
Fuji睁大眼睛,这个陌生人,一个德国人,无缘无故出现在自己家里,还像父亲一样训斥他。Tezuka看他攥紧拳头,思忖着这小家伙会不会对准自己的鼻子挥上一拳,却听到他极力忍耐压低了声音说,“隔壁是我的房间。”
“你的家人应该换了房间,不过你太晚回家所以不知道。”
Fuji像是没听见他的话,径直穿过房间,开门朝外张望,“我的房间在哪里?”
Tezuka瞥了一眼他瘦削的背影,摸摸鼻尖,“对面那间。”

夜晚的农庄很安静,Tezuka侧耳听到走廊里有人轻轻开了门,片刻沉默后隐隐传来压低的斥责声,反复的道歉,很快木地板上响起脚步声,另一扇门被打开,又关上。他平躺在床上,听着门外逐渐恢复平静,渐渐入睡。

TBC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 浅夏の音.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