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top
[1942] 第三章 特瑞西亚的酒馆
Oshitari在维也纳读军官学校时经常光顾城里的酒馆,和陌生人玩牌,用赢来的钱买酒喝,其间也不乏有女人围转。那时候的Oshitari穿一件军校制服敞开衣领,随随便便往柜台边一靠,即刻引来狂蝶乱舞,听闻他的花名便是从那时扬洒开来的。

其实Oshitari并不是什么游戏感情的人,然而他的专情只局限在某一段时间,聚少成多了也就成全了他的多情。当事人对此的回答是,“我也不是来者不拒啊。”换言之就是要想博得他——狼一般媚惑人的男人(Atobe语)的好感是有条件的,那就是——一双修长漂亮的腿。

Oshitari 这么想着,一边瞟看吧台另一端的人在昏暗的灯光下的瘦削身形,是美人吧,虽然看不清那人的相貌,但是Oshitari凭着近似野生动物的敏锐直觉下了判断。接近午夜时分,又一拨人涌进酒馆,木质墙面开始发出嗡嗡的嘈杂声。他注意到的这个人始终没有起身或离开的迹象,接连不断地向酒保要酒,一种法国干邑色泽呈浅金。

如果这次误了回校时间又被那个刻板的监督发现会有什么后果,记过?处分?……Tezuka应该会帮我应付,要不要带一瓶威士忌回去作为答谢呢?他好像偏好味道醇厚的酒。Oshitari眯着眼,威士忌金黄的液体滑过舌面,淌入喉管,他微醉开始兴奋起来,再次偏过头锁定目标。

这一次那人感觉到了他的视线,转过来,缓慢的带着洞穿一切的高贵表情,颊上的泪痣浓缩了杯中的光华。

一瞬间他送到嘴边的酒杯差点滑落,他吹了声口哨。果然是个美人。



************************************************************

Fuji在听Oshitari讲起两人初次见面的故事时,脸上的笑容玄妙而捉摸不定。他看一边的Atobe不屑地朝天花板冷哼,唇角却是有不经意的上扬。

“check.”Fuji夹起国王,对着Oshitari摇晃,笑得灿烂。

“哎呀,又输了。”输的人耸耸肩,摆好棋子,打算再开一盘。

“算了吧,你在下棋方面没有天赋。”Atobe一针见血。在他观战的时候,某人的国王至少死了五次。原来“空中之狼”还是有弱项的。

“只是消磨时间罢了,又没有更好的方法。”Oshitari抚摸下巴,别有深意地瞟向一边。Fuji隐忍笑意,眼角瞥见Atobe青着脸过来抓人。被拖去花园时,听到身后的哀叹,“人生无趣啊~”



“是什么重要的事么?要单独谈。”Fuji跟随Atobe来到花园在一棵榆树下站定。花园中央的喷泉被树木遮掉一角,青铜铸造的狩猎女神在侍女的围绕下沐浴,清水淌过雕塑表面。阳光下,光点跳跃。

“怎么?老头子还要你监视Tezuka?”

Fuji只是微笑,并不答话。

“虽然有实力,但是碰不到欣赏他的上司,还是会受排挤。”

“你为他感到可惜么?”

Atobe不屑地撇嘴,“我的人送来报告,说昨天在波恩看到Saeki。”

Fuji一瞬间凝固的表情在Atobe看来只是惊讶,事实上他全身都僵硬了。但是很快,他就恢复过来,“怎么可能?Saeki现在应该在英国。”

“是的,我也这么想。”Atobe环抱双臂,低下头,“但是情报应该不会有错。”

“如果没有亲眼见到……”Fuji想说什么,却被打断。

“我知道。明天我会亲自去波恩确认一下。”

Fuji 看着倚在树边一言不发的友人,明白他只是担心Saeki。然而讽刺的是,现在他的关心恰恰威胁到了他。很显然,自己现在什么都不能说,他转过身,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客厅的落地窗,那后面Oshitari正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Fuji似乎能感觉到他的视线缠绕在周围。

他收回目光问,“你的那些人可靠吗?”

“当然。”Atobe毫不含糊地回答,大概觉得在Fuji面前没有必要隐瞒,接着又加上一句,“他们都是本大爷一手提拔的。”

Fuji隐隐察觉到了什么,再次看向他的目光里多了一些闪烁,“Atobe,我很清楚你在军部和政界的影响力,你是一个适合光亮的人,但是我并不认为你也适合阴暗的下水道。”

Atobe抬起下颌,无声地笑了。

“你总是会让我惊讶。”他转身,颊上的泪痣闪出高傲的光芒,“他们仍然在向国家效忠,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而已。”



Fuji离开的时候,Oshitari半开玩笑地说,“你应该没有休假吧,失踪了这么久,Tezuka会发飙的。”

“谢谢你的好意。中校下午有几个重要会议,没有几个小时是脱不了身的。”

发话的人眯起眼睛,“启明星的光芒黯淡了哪。”

站在壁炉边的Atobe静静地听两人的对话,若有所思地凝视脚下地毯怪异的花纹,直到管家急匆匆地走近,对他低语了一番。送走了Fuji,Atobe穿过客厅,来到厨房。厨房的地板铺的是大理石,其中有一块被掀掉,露出一个一平方米见宽的窟窿,他就从那里下去。

底下的空间意外地开阔而且装有照明设备,墙角边靠着一张单人床,躺在上面的女子裹着毛毯,头发散乱,呆滞的眼神望着高处的天花板。

“情况怎么样?” Atobe问站在一边的Otori,他忠实的护卫兼随行医生。

“很不理想。寒热症已经使她呼吸困难,估计过不了今天半夜。”

Oshitari走下梯子来到这边,向Otori点点头算是回应他的敬礼。

“这位就是你的特殊的客人?”他越过Atobe的肩头,看到女子露出的手臂上有一处褐色的烙印,“0674?”

“她是波兰人,关押在兴登堡集中营的俘虏。手臂上的烙印是她的编号。”

女子好像听懂了他们的对话,逐渐涣散的瞳孔聚焦起来。“孩子们……” Oshitari听到她这么说。

“怎么回事?”

“ 一个月前,我去兴登堡执行任务的时候,在附近的森林里发现她并把她带了回来。”Otori开了口,“那时她已经神志不请,一直重复着‘军队’、‘孩子们站成一排’、‘脱下衣服’一些话,偶尔恢复正常会说些集中营里的事情和被俘虏之前的事。”他淡灰的眼珠忽而变得暗沉,紧攥着拳,“……那根本……就是屠杀……几百个女人和孩子……”

“兴登堡关押的都是俄军俘虏,为什么会有女人和孩子?”

“这个国家发生太多的事,我们都不知道。”Atobe环抱双臂,“那里是犹太人的集中营。没有所谓的收容,只有屠杀。”他轻拍Otori的肩膀,“照顾好她,还有,选一个合适的地方,别让亲卫队发现。”

“是,这就去办。”

“这就是让你去冒险的原因么?”Oshitari跟着Atobe走出地下室,“不象你的作风啊。”

Atobe冷哼一声,“本大爷想要什么,向来不需要任何漂亮的借口,直接拿到手就是,即使那是被看作不可侵犯的东西。”

有一种表情出现在Oshitari脸上旋即消失,他微微一笑,“那么,我是不是应该说,能得到阁下您的信任是我的荣幸呢。”

“你是一直被赋予这种荣幸的。”

“这样看来,某人很遗憾的没能拥有这份好运了。”

Atobe面向花园,声音低沉似喃喃自语,“有些事Fuji并不适合知道,而且……他也有事瞒着我。”





一整天Fuji的心情都很不错。

偷得半日闲去探访Atobe,意外地碰见Oshitari,又刷新了自己的连胜纪录,接着到家用无线电暗号和Saeki联络上,得知他已经离开波恩正前往勃兰登堡,那里是两人经常碰面的地方,有反战组织暗中协助相对安全。现在的他就像久旱逢雨的仙人掌,每一个细胞都充满水分惬意地舒展开来。然而这样的好心情在他推开办公室的门,看见Tezuka一脸严肃地坐在桌后,霎时消散的无影无踪。

Fuji觉得嘴边的笑容有点僵硬,“会议结束了吗?”

Tezuka不动声色,冷冷道,“接到命令,后天前往勃兰登堡,肃清地下反战组织。”

“……!”

换作别人接到这种命令,一定会发几句牢骚吧。如果是Atobe说不定会大骂“那个死老头子”,而Tezuka却是如往常一样冷静,言语中也不见有丝毫波澜。

“作为副官,你也需要一同前往,上尉。”

“是,上校。”Fuji顿了顿问,“是Maisky上将的命令么?”

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Fuji想到了什么沉默不语。早在被调来柏林之前,他和Saeki在勃兰登堡和反战组织有过接触,组织的领导之一是一位青年律师 Yamato,曾经和Tezuka读同一所军官学校。来到柏林后听命于Maisky上将被安排在Tezuka手下工作,Fuji知道自己的职责并非仅仅是副官那么简单。然而上将这么做的原因,他也无从知晓,多年的情报工作教会他把注意力放在目标身上,而不是身后纷乱复杂的内幕。他一直认为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在危险中寻得安全。

这次也是如此,肃清行动属于亲卫队的职责,上将命令完全不相干的人负责,让他感到奇怪,更多的是不安,但是他回避了询问“为什么”。

“离开之前必须完成职务转交,这些文件麻烦你处理一下。另外请你交一份报告,解释一下失踪半天的原因。”

笑容垮台。

-第三章完-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 浅夏の音.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