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top
[1942] 第四章 前往勃兰登堡
这几天Fuji一直做同样的梦。梦里他俯视那一片湛蓝,湖边三个孩子奔跑打闹,玩得开心。

他听到有人在叫他,“Fuji~~Fuji~~”一声声亲切又遥远。“Saeki?”他疑惑着回了一声,然后就有人重重地扑倒他背上,“找到你了Fuji!”

他回头,背上的孩子跳下来,“Atobe家的后院有一架飞机,是真的飞机哦!” 一头银发在眼前闪啊闪掩饰不住兴奋的神采,“Atobe准备开着它飞过湖,我们也去吧。”他嘴里喊着“等等、等等”脚步却已不自主地跟了上去。

Atobe?疑惑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他已经站在一架飞机前。银色的机身修长,他伸手触到坚硬的金属,指尖冰冷的触感提醒他这不再是稿纸上的图示,而是一架真正的飞机。真正的飞机!他不由得也兴奋了起来。

驾驶舱里探出个脑袋,灰紫的头发翘起,带起嘴角不屑地上扬,“你们谁来摆弄它?”

“咦,Atobe不会吗?”银色脑袋抬起,看着那个男孩懒懒地坐进后座。

“本大爷要好好欣赏风景。”

“Ne~我来吧。”

“Fuji会开飞机?”

“爸爸教过我,可以试试哦。”

“对了,Fuji的爸爸是机械师。”

“嗯。”

“好厉害,真的发动起来了也!”

“坐稳哦,我们出发了。”

离地的一刹那有种漂浮在空中的奇异的感觉,他注意读取仪表盘上的数据,这些父亲之前载他一同飞行时教过他如何去做,现在他带着莫名的兴奋和快意独自完成。湿润的风掠过前额扬起发稍,他眯起眼睛以减轻风吹的冰凉的不适,小心翼翼地调整高度,象真正的飞行员那样。

机翼在一片褚红色的尖顶上空划出完美弧线冲破迷蒙的气雾,后座两人同时发出欢呼“伯格瓦纳!”

他微微偏过头,眼底盛载了那一汪水蓝。



**************************************************************

Fuji 盯着眼前的人,眼神茫然,全然是刚睡醒的样子。这已经是他不晓得第几次昏睡过去又醒来了,为什么火车还是没有丝毫减速的迹象?为什么眼前这个人还是保持着标准的坐姿读同一本书?他几乎要怀疑哪个才是梦境,面前的人动了动,书平整地下移露出镜片后暗黑的眼睛,“准备一下,火车十分钟后进站。”书啪地合上,激活了Fuji尚在神游状态的脑细胞。



勃兰登堡是靠近边境的城市。传递情报、进行破坏,反战组织在这里的活动相当频繁,用军部首脑的话来说就是“象秋天的仓鼠一样猖狂”。驻军司令官是一位50多岁的上校,对他们只是例行公事的接待,连最简单的客套话都懒得说。军队是个阶级社会,Tezuka是站到了中等偏上的位置,但是以他的年龄很难让在自己之下或是同等的人心服口服,甚至会让上面的将官产生忧虑,所以处在一定位置,军衔倒会反过来成为绊脚石。

人事安排并没用多长时间,勃兰登堡的亲卫队正式分在了Tezuka的管辖范围下,Fuji除了副官一职之外,手下还有一队人员负责收集情报。这次的调动属于军部机密,之前在境内其他地方,也用过相同的方法查出地下组织,并迅速将其肃清。这一行动,军部高层称之为“对叛国者的闪电袭击”。

如果反对战争的人是叛国者,那么国家的论调又是建立在怎样的基础上的呢?统治者不知廉耻地用荣誉煽动无知的青年,向他们吹嘘“你们将会带着帝国勋章,踏着秋天的落叶回到故乡”,上了战场的人甚至没有时间想象一下至高无上的荣誉就化作了炮灰。赞美战争,高唱为了信念而战是无上的光荣,而这建立在无数人生命上的信念又是什么呢?那不该被称为信念,而是权力吧。

Fuji嘲讽地笑了。刺骨寒风灌进脖子,他竖起衣领,呵气温暖冻僵的手指。恢复了情报人员的身份后,他会和手下的人一起探查目标的组织形式和藏身地点,不过在这之前,他还有事要做。

转过街角,阴沉的天空灰色的墙上醒目的深蓝招牌。虽然城市遭到过空袭,但是这里还是没有变。他抬手推开店门,店面并不是很大,放了四、五张长桌,靠墙角的一张桌子由于离壁炉比较近,在冬天是最抢手的位子。壁炉两边各有一只横卧的酒桶,当地最负盛名的威士忌就是用这种香木树做的木桶酿出来的。现在那里坐了几个本地人,人手一杯黑啤酒,低声交谈着什么,看到有陌生人进来便不做声。Fuji径直穿过几张长桌,皮靴踩在木地板上吱嘎作响。柜台后面走出一位银发男子,看到来客是显然吃了一惊,“啊,欢迎光临,请问需要点什么吗?”

“Gin,谢谢。”

“天气很坏啊。”

“嗯,就快要下雪了。”

银发的男子是这里的酒保,站在柜台后擦拭酒杯,和Fuji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靠墙角坐的几个人安静了一会又开始谈论,或许是看到Fuji离他们不远,声音压得更低。

Fuji离开酒馆时,风比先前更猛了。他走进一条小巷,揉开手里的纸条,那是他拿回找零的时候一起被塞进来的。很快他便消失在小巷的深处。



Saeki回到住处时Fuji已经等的不耐烦起来,“你再晚一点,我就要想办法进去等了。”

Saeki看到他手里的铅丝笑了笑,“我和你不一样,在路上还要留神有没有被人跟踪,所幸至今为止还没有被盯上。”

“我来这里不会给你添麻烦吧。”

“没事,三楼住了两个酒吧女郎,经常会有陌生男人进出,军官也是很常见的。”Saeki倒了水,回头看见Fuji趴在沙发上笑得不怀好意。

“你怎么会来勃兰登堡?”Saeki把话题岔开。

“执行公务……所有的事都和我预料的一样。离开情报部门后我成了Tezuka的副官,而下达这道人事命令的人正是Sakaki。真是一举两得的策略啊,那只老狐狸。”

“……当初不是你自己提出请求的吗?”

“ 是的……”Fuji略一迟疑,“因为我察觉到了危险,为了不成为被怀疑的对象我只能向Sakaki示好,而那时他已经对Tezuka存了疑心,所以我就被安排到他身边。Sakaki似乎想掌握Tezuka异动的迹象,但是很可惜这些全是他的幻想,我无法凭空捏造证据……Tezuka虽然对政府不满,但能够处理好军人的职责和个人的信念……”

Fuji不再继续,Saeki望了他一眼,“……你也无需责怪自己,Fuji,你们追求的是相同的东西……”

“是的,因此我选择了背叛我的国家,因为我无法忍受职责和信念冲突的痛苦……不,Kojiroh,我并没有后悔,直到现在我仍然相信最初的选择是对的。这个国家在鲜血中浸泡得太久,已经散发出腐烂的气息,我想做的不过是要为它换上清水而已。”

-第四章完-

*勃兰登堡位于德国东部,临近波兰,现属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一个州。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 浅夏の音.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