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top
[1942] 第五章 意料之外
别让我讲,让我沉默,我有义务保守秘密,
  我本想向你倾诉衷肠,只是命运它不愿意。
  时候到了,日出会驱散黑夜,天空豁然明爽;
  坚硬的岩石会敞开胸怀,让深藏的泉水流到地上。
  谁不愿躺在友人怀中,倾听他胸中的积郁;
  只是誓言迫使我缄默,只有神能开启我的嘴唇。①

Fuji 轻轻哼着熟悉的曲调,悠闲地摇着碾磨机的手柄,深褐色的咖啡末纷纷洒落,窗外雪花飘扬。他回想起在伯格瓦纳无忧无虑的生活,三个孩子在湖边钓鱼、偷偷驾驶飞机、不顾大人的禁令结伴爬山,虽然多数时候是以被责骂告终,但他们仍乐此不疲。天气晴朗的日子,他们会躺在湖对岸的草地上,湖水像纯蓝宝石在阳光下闪出光芒,闻着草香有时会就这样睡着。

如果只是童话那么这样的结局也是不错的,Fuji这样想着,把咖啡末舀进杯子。Saeki的父亲是英国人,战争还未开始时,他跟随父母回了英国,接着Atobe身为石油开发商的继承人被接回德国,自己因为父亲接到军队任命的缘故也来到德国。战争爆发后,他失去了Saeki的消息,直到两年前一次执行任务,遇见了被德国情报人员跟踪的Saeki帮助他脱离了困境。那时Saeki已经是英国皇家陆军中尉,隶属于一个秘密的情报小组。

Fuji觉得命运像一个又老又丑的巫婆,手拿汤勺搅拌冒泡的浓汤,而自己就像泡沫在其中或沉或浮随时都会消失。

※ ※ ※

天气寒冷的日子里Fuji时常会胡思乱想,打断这种不祥的奇怪幻想的人是Tezuka,他的上司,空军本部的参谋官,年轻的上校,不过现在看来似乎在晋升的路上碰到了绊脚石。手边的咖啡冒着香气,Fuji正想无所事事地度过一个下午的时候,被叫进Tezuka的执事室。


事情总是会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发生,往往会让人去猜测事物的发展可能根本是一种无序的排列。Tezuka望着面前的一封信出神,他不是一个习惯用发呆来消磨时间的人,但是这次他的神经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受到了冲击,使得他不得不暂时把意识放逐到水底。

“Oishi Syuichiroh中尉是被谋杀的。”信上这么说。一星期内接连收到五封署名信,几乎是一天一封,而且都是同样的内容。写信的人有充分的证据和信心,事实上,信中的陈述确实也引起了读信人的注意。“……由于和上司在战略方面意见分歧,产生磨擦,中尉于去年九月被送上军事法庭……”

“这个好像不在勤务之内吧。”Fuji读完,微笑着把信放回桌上。

“……没错,”Tezuka略一沉吟,“我之所以要追查,是因为这件事不仅仅关系到个人名誉,更重要的是,我想知道是什么原因使得Oishi中尉必须接受军事审判。”

Fuji眯起眼睛,“但是这些信未必就是事实,而且……如果要追查的话,会涉及到军事审判的内容,我想上校您应该很清楚,那是绝对机密的。”

“所以我希望能借你之手,以私人身份调查这件事情。”

“如果调查出不合时宜的结果呢?是不是要我想办法遮掩掉?”

“……我知道你的立场可能会有些矛盾,但是现在只有你能够做到,至于结果,我会妥善处理的。”

Fuji沉默片刻,点头答应,“……我知道了,我会尽力的。”离开时,忽又回问,“Ne,Tezuka……Oishi中尉是你的朋友吧。”

Tezuka站在房间这头,远远地看着他。“我们曾经是战友。”


或许是更靠近北方的缘故,勃兰登堡的冬天特别冷,接连下的两场雪始终没有化开,积得很厚。对于需要冬眠的动物来说,这是一个闭门不出的好时节,Fuji很乐意这样,当然他并不是在冬眠,而是得了重感冒无法工作。Tezuka前往他的宿舍探望时,他正用棉被把自己裹成一团,蹲在光吹冷风的散热器前抱怨个不停。

“很抱歉,在最忙的时候我却告假……还要麻烦你做这种事。” Tezuka出手相助使得Fuji受宠若惊,他笑得勉强,反倒是他的上司颇不以为然。

“没关系,”Tezuka检查了一遍,得出结论,“热熔丝坏了,换个新的就可以了。”

“我给你倒杯咖啡吧。”

Tezuka点头说好,接过杯子浅尝一口,不觉赞叹起来。他不是挑剔的人,但是这杯咖啡给味蕾带来的完美享受确实超出了他的预料。他看了Fuji一眼,后者转身从壁橱后面掏出一叠信件,递到他面前。

“这些是我能做到的最大限度了……看完以后就地处理掉吧,没有必要物归原主。”

“这些……”Tezuka一封封翻阅,信封上明明白白写着收信人的名字——Kunimitsu Tezuka,而自己从不曾收到,更不谈知晓里面的内容了。他的惊讶混杂了一丝不祥的预感,“……这些信是怎么回事?”

“正如你所看到的,这些都是Oishi中尉从去年7月开始寄给你的信件,内容涉及到对空军高层制定的作战策略的不满和质疑……中尉可能想让你了解这些内情,但是很不幸的,信在途中都被截获了。”

“只是普通的通信,为什么会被截断?”

Fuji耸耸肩,“据我所知,这个国家里每个人都没有完全的隐私。”我也是直到现在才明白,我之所以会成为你的副官,全拜这些信所赐。他微微一笑,把后半句话咽了回去。Sakaki上将的忧虑也不是毫无根据的。

“……也就是说,Oishi受到军事审判和这些信是脱不了关系的?”

“是的,这些信件在审判中被用来作为证据,指证中尉违反军纪,泄露机密……”Fuji偷偷观察Tezuka的脸色,在踩到底线之前悄然收声,Tezuka则仿佛全然未闻的样子,静坐在桌前读过每一封信,Fuji给自己到了杯咖啡,坐在床边。


信交给Tezuka之前他就已经看过,虽然知道事关重大,但是信里的内容仍让他吃惊不小。这不是一般的战略失误,如果空军高层仍然向元首隐瞒战况,按照现在的以轰炸机为主力的空战策略继续在东西两线作战,那么,结果不仅仅关系到本国领空权的丧失,进一步将会影响整个战局,步入落败的门槛。更难以理解的是,空军高层的那些老家伙究竟在想些什么!为了迎合元首的“闪电战”策略,不惜谎报军情,制定完全错误的战略吗?

Fuji背后升起一阵寒意,他抬头看Tezuka,显然他也已经明白了。

“Tezuka……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其实以Fuji的立场,无论Tezuka做什么都与他无关,他只需要向上将汇报就行了,但是他到底还是按捺不住试探地问了一句,可能是出于好奇,可能是为了其他原因,而他一时之间也说不清楚。

Tezuka没有回答,低着头似乎是在想些什么,过了许久才抬头,暗黑的眼睛别有意味地看着Fuji,看到他不着痕迹地把目光移开。

和Tezuka在一起,Fuji总是极力避免和他对视,他的眼神让自己心烦意乱,纵有再好的伪装也怕掩饰不了而暴露了出来。这一次Fuji总觉得不对,多年的情报工作,让他经具备了对危险的敏锐嗅觉。

果然Tezuka发问了,冷冷地把Fuji逼进了死角,“在我做什么之前,我想知道,这一次上尉你会站在哪一边。”

被识破了!

掌心全是汗,Fuji无意识地在背后擦拭。之前在情报部任职的时候也有被怀疑的经历,但是自己能镇定地应付,为什么这次在这个男人面前就会控制不住慌乱。Fuji看到他扬起形状较好的眉毛,冷漠地看着自己,而自己现在的样子肯定很难看,他恨恨地咬牙。

“下官不理解上校您的意思……”他努力维持着笑容,“下官是上校的副官,自当为您效力。”

“我可以把这看作是你的选择吗?”Fuji惊讶地发现面前这个男人竟然笑了,确切地说只是唇角微微上挑,“如果不是这些信提醒了我,我还被蒙在鼓里。”

Fuji觉得自己快被逼得发毛了,他很想撂下一句“我不干了!”摔门出去,但是现在除了举双手投降,已别无选择。

“……好吧,Tezuka,我要说清楚,到现在为止我没送出任何密告。”Tezuka抬起下巴,Fuji瞪他一眼,“最初我也不清楚具体是什么原因会被派来做你的副官,直到看到这些信我才明白。”

“是谁派你来的?”

“……”Fuji握紧拳头,不吭一声。

Tezuka瞟了他一眼,“是Sakaki上将么?……人事命令是他下达的,委派我来勃兰登堡也是他亲口授命……我应该早点想到的。”

身上的热度让他心烦,Fuji索性坐下来,拉开衬衫领口。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不是他所愿意看到的,现在他只想让Tezuka尽快重拾对他的信任,这样才能守住自己的另一个身份——一个绝对不能泄露的秘密。

“其实我很同情你,”Fuji平静地开口,“军队是冷血的产物,但也不是全凭实力竞争。作为一名飞行员你无疑是优秀的,但是你不懂得战场下的规则……太过固执,这就是你无法施展全力的原因……如果学会妥协,你能做的将远远超出现在的范围……”

Tezuka冷冷地看着他,似乎带着些许欣赏,“……很意外的发言,上尉。”

他掏出打火机,点燃信的一角扔到桌上的瓷盆里。火舌飞快舔噬,他出神地看着信纸变黄烤焦,然后散为灰烬,直到Fuji受不了烟雾的熏染而咳嗽出声,才回过神来。

“抱歉。”他推开窗让烟雾散尽,拿起床上的毛毯给Fuji披上,“你是我的副官,尽快康复也是职责之一。”

命令式的语气不容反驳。病人不满的嘀咕听在Tezuka耳里象,“什么嘛,感冒又不是我说好就能好的,我也不想生病啊……”


猜想的事得到了证实,但Tezuka离开时并没有丝毫欣喜或者放松的心情,相反地觉得有点头痛。他很怀疑过了这次,他还能不能抓住这只狡猾的狐狸,而对于还将Fuji留在身边的做法,自己也难以理解。


①借自歌德的诗《迷娘曲》(之三)

- 第五章完-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 浅夏の音.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